长效抗菌洁悠神促进微创腋臭手术切口愈合临床观察
周利民,杨云,魏云玲,朱礼昆,张景波,王继华*
(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整形外科,云南 昆明650101)
中图分类号:R751.05 ;R758.74'1文献标识码;B doi:10.3969/j. issn.1002-1310.2012.01.019
 
腋臭术后切口愈合不良及感染是临床常见的并发症,我科于2010年3月~2011年6月,对门诊腋臭病人行微创手术,术后患者除常规换药外,应用新型抗菌剂——洁悠神(南京神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,效果良好。现报告如下:
1资料与方法
1.1 一般资料选取2010年03月至2011年06月间在我科行小切口微创腋臭患者206 例,年龄(18 ~35)岁,男性94例,女性112例,均为首次接受腋臭手术治疗,女性患者避开月经期5天左右再行手术,所有患者无合并其他基础性疾病。入选患者随机分为两组,治疗组与对照组,每组103例,两组患者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,具有可比性。
1.2方法手术方式包括切口长度、剥离范围等以及换药方式都是统一标准。由胶毛区中央部作一沿皮纹斜行长约2.0cm ~2.5cm(如图1示)切口,在皮下(大汗腺深面)作锐性分离直至腋毛区边缘。将皮肤翻转,用剪刀剪除大汗腺组织,刮匙皮下轻度搔刮,致皮肤轻度呈紫色,0.9%氯化钠盐水冲洗,手术中需仔细止血并湿盐水纱布填塞止血,切口以6-0丝线间断缝合,留置一根引流皮片,术后切口无菌纱布加压包扎,外层用以8字绷带加压包扎固定;术后口服抗生素7天。换药均采用5%聚维酮碘溶液(商品名为艾利克,成都永安制药有限公司生产)外涂,术后第1天如无明显渗出及血肿,可拔除引流皮片,以后可根据切口愈合情况及渗出间隔1天换药直至术后第10天。治疗组换药后外用洁悠神长效抗菌材料喷洒1次/d,每次3喷,加外敷料包扎,连续使用10天;对照组常规换药。术后第4天如果愈合良好可去除绷带包扎,常规纱布和纱垫包扎固定。治疗组于7天后拆线,对照组于9天后拆线。
1.3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 1 310软件进行分析。计数资料比较采用检验;计量资料比较采用t检验,P <0.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2结果
治疗组愈合时间是( 7~9)天,平均( 7.4±0.6)天;对照组愈合时间是(9~11)天,平均(9.9±0.8 )天,两组愈合时间比较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1)。随访(7 ~10)天,治疗组2例发生切口感染,感染发生率为1.94% ;对照组术后切口感染7例,感染发生率为6.80% ,所有患者经过口服抗感染药物和换药处理后,切口均愈合良好,两组感染发生率比较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感染发生在术后(2~4)天,感染病例均为术后切口渗出较多者,且存在不同程度的剥离区皮肤血供及颜色差,刮匙相对重的术区形成的创面术后易渗液、出血 、血供差,导致感染,经过加强换药,外用洁悠神喷洒,加用口服抗感染药物治疗(7~10)天后痊愈。
3讨论
3.1腋臭病因腋臭俗称“狐臭”,是因腋部大汗腺的异常分泌,再经细菌分解所致',自青春期发病,有显著的遗传性2。腋臭症是多汗症和臭汗症的统称3,主要表现为腋部异味,部分病例合并腋部多汗,其严重程度因人而异。奥汗症表现为大汗腺分泌物过臭,而多汗症表现为小汗腺过分发达引起汗液过多。而且经证实腋臭症的患者细菌量明显多于普通汗臭的患者[ 3]。
3.2 腋臭治疗方法传统的治疗方法包括:局部皮肤切除、皮肤切除加改形“]、激光治疗5],冷冻治疗[6)药物治疗71等。其主要并发症或后遗症包括:瘢痕、瘙痒、牵拉、破溃、复发等,其产生原因既有体质问题,也有治疗方法选择及个体差异等问题。小切口微创根治腋臭[ 8,其核心即微创、根治。微创即手术仅破坏泌臭汗腺,尽可能地保留与产臭无关的皮肤、皮下及腺体等组织、去除泌臭汗腺。手术简便,术后瘢痕不明显,术后效果理想,成功率可达99% ,受到广大患者的青睐。但也存在切口换药护理出现切口愈合不良,换药时间长等问题。
3.3 洁悠神长效抗菌剂“皮肤物理抗菌膜”专利技术产品一“洁悠神”(JUC),其创新特性在于,首次把医用敷料形态从宏观层次纤维级微型至微观层次的分子级,实现了敷料形态、固定方法和敷料抗菌功能的创新,并开辟了物理抗菌新途径!在敷料形态上,从固态转化为液态,水凝胶敷料,利于保持湿性环境。轻轻一喷,即可在创面迅速固化为分子级抗菌膜,隔离和保护创面,微酸性环境有利于上皮修复,有效促进创面愈合。而在敷料抗菌方面同时具备:物理抗菌、避免耐药;广谱抗菌,避免继发感染;长效抗菌(8小时持续抗菌),阻断感染源;安全抗菌,避免抗菌药物的不良反应四个特性。
JUC在微创腋臭整形修复术后的应用能够保证皮瓣的存活率,明显缩短切口术后愈合时间,与传统换药一样,对预防术后感染,有良好效果,适用于各种创面的换药治疗,是一种良好的促进微创腋臭手术切口愈合的新型制剂。
参考文献:
[1 JMao GY, Yang Sl.,Zheng JH. Cause of axillury bromi rosis[J.Plast Rcconstr Surg.2009,123(2):81-82.
[2]金石峰,郭澎,张欣,微创直视下大汗腺摘除术治疗胶臭87例的临床及病理总结[J].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,2010,21(4):228-230.
[3]茅广字,杨松林.腋臭症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[J],中国关容医学,2008.(17):152-154.
[4]邵金许.Z成形术及皮下法联合治疗及腋臭[].四川省卫生管理干部学院学报.2000.19(4):492.
[5]姚春丽,王桂芝,姜萍.YAG激光治疗腋臭的临床体会[J],激光杂志.2008 ,29(2):46.
[6]陈学荣,朱耀芬.脉冲管冷冻仪治疗腋臭疗效观察[J.临床皮肤科杂志,1999,28(5):299.
[7]候莹,吕伟,范巨峰,无水酒精注射法治疗胶臭的远期效果研究及治疗方案探讨[J.中国美容医学.2008,17(6):822-824
[8]缪泽群,宋韬,郑楷平.小切口皮下搔刮修剪术治疗腋臭[J].临床皮肤科杂志,2004,33(4):231.
 

查看论文:点击下载